關於部落格
Do something
  • 348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因與聿。室友組】黎嚴OTP 30-14.Genderswapped

 14.Genderswapped

 


 

     初次見面就被她的褐色長卷髮吸引住目光,畢竟在高中時期每個人清湯掛麵的黑色直髮見慣了,更何況自己在高中時期還擔任風紀幹部,對於髮型及服儀總是特別敏感,但是現在自己的身分是大學生了,對方的褐色波浪捲提醒著自己這是無拘無束的自由時期。

 

 

 

 

     第一次見到她的印象就感覺是個死板……呃是個乖巧的人。皮膚白皙透亮,黑短髮剛好落在肩上,兩縷短瀏海分在兩側就好像那個、喔對就像是短髮版的竹取公主一樣!更不用說那眼神超銳利的,一定能嚇跑很多來求婚的!

 

 

 

 

×初見×

 

 

 

 

     在雙人寢室裡,即將成為四年室友的兩人正做著簡單的自我介紹。

 

     「我是嚴偲,嚴肅的嚴,偲是人思偲,跟某某感冒藥絕對沒有關係唷~可以叫我阿偲,目前是醫學系一年級。」抬頭挺胸露出友好的笑容,大方地伸出右手,嚴偲這才發現對方與自己差不多平視,讓擁有號稱170實際上168公分的嚴偲有點小驚訝。

 

     「你好。」直視對方的眼睛伸出自己的手回握,黎梓紅心想她應該跟嚴肅扯不上關係吧「我是黎梓紅,法律系司法組一年級。」

 

     「黎紫紅?那你的名字不就有三種顏色囉?」

 

     「不是的,梓是桑梓的梓,紅確實是顏色的紅。」

 

     「喔我會錯意了,那要怎麼稱呼你比較好呢?小紅?小梓?」

 

     「呃……看你方便,我沒有被取過什麼綽號。

 

     「梓紅這名字還真好聽哪,那我叫你小黎好了~」

 

     「嗯,好。」

 

     無法意會嚴偲到底是以什麼標準替自己取綽號的,黎梓紅帶著淡淡的無奈微笑鬆開兩人握著的手,心想或許未來四年的宿舍生活會是熱鬧非凡。

 

 

 

 

×轉變的開始×

 

 

 

 

     大一的冬季某日,兩人都窩在宿舍書桌前,為了期末考做拚搏。

 

     「吶吶──親愛的室友──」自從被取作「小黎」這個綽號的兩個月後,嚴偲就很少這麼叫她了,取而代之的是「室友」、「親愛的室友」或是「好室友」等稱呼。雖然一開始聽到這個叫法有點不習慣,但久而久之也對嚴偲的說話方式習以為常。

 

     「怎麼了。」沒有回過身看向室友,黎梓紅仍在申論題上振筆疾書著。

 

     「你聽我說喔,」似乎是對教科書喪失興趣的嚴偲開始對室友大吐苦水,也不在意對方是不是有認真在聽「你知道我們系男生數量比女生多嘛,所以女生就應該被當作寶一樣。」

 

     「嗯…。」雖然不太認同這種心態,黎梓紅還是點頭回應。

 

     「結果啊,那群男生們仗著我的體育表現不錯、我的說話口氣太酸還有上次為了爭論題跟老師槓上,一個個都說我不像女生反而跟我稱兄道弟的,最後還跟學長們說我的事蹟,現在路上遇到學長都叫我學弟了!你說他們過不過分啊!」

 

     「或許有一點吧。」黎梓紅停下筆,稍微思考下室友丟來的煩惱。

 

     「什麼有一點而已!明明就很過分啊!」

 

     在椅子上轉過身朝向對方,黎梓紅表情認真的說「因為你生來的性格就是如此,體育表現很好是一回事,但是說話直來直往的你總是會惹上一些批評,別人不願聽到他們自己的缺點,你卻一股勁地說,當然會得罪一些人,但話又說回來也有喜歡你這種性格的人在,甚至覺得你很帥氣吧。」

 

     「呃……」沒想到室友會如此認真的回應自己,但令嚴偲更在意的是「所以…小黎你覺得我很帥嗎?

 

     ……你有聽懂我說的話嗎。

 

     「嗯、有,小黎說我很帥。」

 

     「你就抱著你的煩惱吃土去吧。」黎梓紅蹙了眉頭,轉身回到桌前繼續沒完沒了的申論題,不理會身後傳來的哀嚎。

 

     「好室友───不要不理我啊─────」

 

 

 

 

 

 

     很快的迎來下學期,嚴偲的髮型成為了剛開學時的話題,原本一頭長卷髮的嚴偲剪了一個俐落的短髮,還戴上了眼鏡,讓醫學系的男性同胞議論紛紛。關於眼鏡,黎梓紅認為是自己某次看到對方在寢室戴隱形眼鏡時,脫口說了句──我覺得你戴眼鏡比較好看──造成對方的改變。至於短髮……她並不想知道背後的原因。

 

     黎梓紅在法律系的人氣則愈發增長,尤其在學期成績公佈後,黎梓紅是個聰慧冷艷美女的傳聞更是在系所上傳開,雖然本人並不自覺,但高挑身材、膚白如雪與逐漸留長的烏黑直髮已讓她的名聲不脛而走。

 

 

 

 

×意識到的情感×

 

 

 

 

     初夏的五月。

 

     黎梓紅和嚴偲若是恰好兩人早上沒排課也沒有打工,通常會到學校附近的早餐店一起吃,那日也是如此。

 

 

     「所以我說那個鬃刷啊……」點了漢堡套餐,嚴偲一邊吃一邊不忘與好室友交流情感。

 

     「沒有關係。」用筷子慢條斯理地夾起蛋餅,黎梓紅不等對方問完就擅自打斷。

 

     「我還沒說完問題欸──」嚴偲抱怨。

 

     「老闆娘!我要一個總匯三明治加薯餅套餐,飲料奶茶少冰。」一個爽朗的男聲從櫃台傳來,嚴偲聽到熟悉的聲音自然地轉向聲音來源。

 

     「嘿──這不是楊德丞嘛~」

 

     「嗚哇──阿偲你怎麼在這!」發現友人也在同間店,楊德丞乾脆來到兩人的桌邊拉了張椅子坐下,「這位是?」

 

     「這是我室友,黎梓紅。這是我同班同學,楊德丞。」嚴偲為兩人做簡單的介紹。

 

     「你好。」黎梓紅道。

 

     「你好……喔我想起來了,阿偲有提過她有一個法律系室友,沒想到就是鼎鼎大名的系花啊!」

 

     「什麼!?」嚴偲震驚「什麼時候我室友成了系花我都不知道!」

 

     「就我一個在法律系的高中同學說的啊,他說司法組有個系排名第一的超正女同學姓黎。」

 

     「誤傳吧……。」黎梓紅跟本沒聽過有系花選舉之類的事情。

 

     「我想是真的喔,我的室友這麼正!」

 

     「是啊,阿偲你真該學學人家的好氣質。」   楊德丞不忘虧一下友人。

 

     「欸你什麼話啊你!」嚴偲反擊「你待會還有課吧?重修不是嘛~」

 

     「可惡你戳我痛點!啊都這時間了,不好意思我先走了,黎同學下次再聊吧!」看了眼手錶,楊德丞起身離開到櫃台付帳並拿走自己點的餐點。

 

     「欸等等。」擦了擦嘴,嚴偲也跟著友人走到門口。

 

     從黎梓紅的位置聽不到兩人的對話,但可以看到兩人的肢體動作跟側臉的笑容,看得出來是對感情不錯的朋友,黎梓紅知道嚴偲是個盡量跟每個人都保持友善關係,但真正被劃在圈內重要對待的人卻沒有很多,看樣子這位楊同學也是她的知心友人。

 

     「哈哈哈哈哈────好啦!掰啦!」門口傳來兩人同時笑出的聲音以及道別的話語。

 

     「我回來啦,你吃完囉?」

 

     「嗯,我先回宿舍了。」在友人忙著勞動嘴巴說話時,黎梓紅已將早餐解決。

 

     「欸、不等我一下~」

 

     「待會的課會點名,我早點走。」拿好手機跟錢包,黎梓紅說。

 

     「嗯好吧,晚上見。」

 

     「晚上見。」

 

 

 

 

 

 

     回到一個人的宿舍坐到書桌前,實際上黎梓紅撒了小謊,下堂課並不會點名,只是自己突然想逃離滿臉笑意的嚴偲,她也不是沒少看過與人相談甚歡的嚴偲,只是不知怎麼的,心裡有種酸溜溜的感覺,像是在嫉妒著楊同學也能跟嚴偲毫無顧忌的聊天。

 

     ──或許她很容易就會交到男朋友吧──

 

     拿出放在書包裡的資料夾抽出一張紙,那是『登山社‧童軍社聯合登山活動報名表』,報名期限剛好是今日。雖然身為登山社一員經常有登山活動是正常現象,但對於這種含有些許『聯誼』成分在的活動,黎梓紅則是興致缺缺。

     「不妨參加一下好了。」手指摩娑著紙張,下定決心的黎梓紅寫下身份資料。

 

 

 

 

 

 

     期末考完的週末就是三天兩夜的登山活動,黎梓紅特地選了嚴偲不在寢室的夜晚整理行囊,拿著清單一一檢視自己都有將必備物品帶齊,看著上面寫的最後一項『休閒用品』,黎梓紅把清單跟背包放妥在床上後走向書桌,拉開自己的抽屜拿出遊戲機,至於卡帶要帶多種還是一種就好,讓她考慮了許久,最後決定帶上三種遊戲時間長短不同的卡帶,這樣就可以依情況做變化。

 

     Surprise!」大門突地大開。

 

     「你怎麼會突然回來。」一時沒辦法將包包收起,黎梓紅只得望向不應該出現在此時的人。

 

     嚴偲一邊脫鞋子一邊說「聚餐完本來要夜唱的,結果那些人臨時說要改夜衝,我才不想跟一群酒鬼去夜衝咧!」

 

     「這樣啊。」

 

     「等等明天上新聞就有得瞧了~咦?室友你是在準備離家出走嗎?」走進房內就瞧見一個裝得鼓鼓的登山包。

 

     「星期五要去爬山。」

 

     「喔?去幾天啊,怎麼這麼大一包?」

 

     「三天。」

 

     「什麼!三天!!!室友你很不夠意思喔,都不跟我說──」嚴偲放下自己帶進來的東西,拉著黎梓紅到床邊坐下,決定要跟室友好好談談,「我看看啊,欸你也帶太多遊戲了吧!」實際上是偷翻室友的行囊。

 

     「還好吧……。」放任嚴偲對行李上下其手,畢竟自己有事相瞞在先。

 

     「啊、找到行程了,登山社‧童軍社聯合登山活動,哈、這根本是以爬山之名行聯誼之實嘛!難怪你要帶這麼多遊戲片啊。」

 

     ……。

 

     「不得不說每次考完試就看到你坐在書桌前玩遊戲,那畫面說有多神奇就有多神奇!」第一次看到時嚴偲整整在門口傻了五分鐘進不來。

 

     「話說回來你不是不喜歡聯誼嗎?怎麼會突然去參加啊?」

 

     被問到不太想講的問題,黎梓紅違背良心說「沒什麼,突然想交交朋友罷了。」

 

     「你──該不會──想交───男朋友───?!?!」嚴偲作勢誇張的大聲詢問。

 

     ……或許喔。」黎梓紅淡然道。

 

     沒有得到否定答案的嚴偲反倒震驚了一下「……你是說真的?」

 

     站起身將東西收拾好,拿起背包時發現對方還是瞠著目望著自己,「因為我看你跟楊同學相處得很好,想說有個可以談心的異性也很不錯。」一邊把行囊拿到衣櫃旁放好,一邊說出違心的話語。

 

     「這跟德丞有啥關係了?」嚴偲不解。

 

     「我要先去洗澡了。」從衣櫃順手拿出睡衣,黎梓紅順勢結束這個話題。

 

     「哦好。」

 

     進到浴室,黎梓紅慶幸對方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放好乾淨的衣物,開著蓮蓬頭等水熱的期間,黎梓紅背靠著冰冷的牆,嚴偲的聲音從腦內傳出──德丞──。

 

 

     之後幾天嚴司都有活動而晚回宿舍,黎梓紅則早早就上床睡覺,讓嚴偲想問也問不到,直到星期五黎梓紅一大早出門都沒問到。

 

 

 

 

 

 

     回到學校時已是傍晚時分,三天的活動充實且有趣,如果不把那幾個有意無意想約自己的男同學算進去的話,那還算是不錯的活動。走近宿舍時望了下三樓左邊數來第四個窗,燈是亮著的表示寢室有人,摸了摸口袋裡裝著的一顆溪邊撿來的漂亮石頭,姑且算是個伴手禮。

 

     「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坐在書桌前翻著小說的嚴偲輕聲回應。

 

     放下背包後來到對方身旁,拿出口袋中的東西「這個送你。」

 

     「哇喔~這麼好,還有禮物。」攤開掌心收下對方遞來的石頭,嚴偲把玩著閃著一點藍光的石子。

 

     「我先去洗澡喔。」

 

     「嗯。」

 

     甫下山還是一身汗的黎梓紅先行去洗個簡單的澡,當她洗好又吹完頭髮出來時,嚴偲還握著方才收到的藍色石頭,感覺它現在的溫度一定很高。

 

     維持半乾的頭髮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嚴偲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來「結果你有交到新朋友嗎?」

 

     「嗯……是有一些還不錯的人,或許之後還會碰面吧。

 

     ……

 

     ……

 

     「那個、我有一些話想跟你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