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o something
  • 3377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因與聿。室友組】黎嚴OTP 30-17.Spooning


     嚴司蹭到對方家裡時時間已經很晚了,按下門鈴後,緊鎖的大門從裡頭打開,出現的是穿著居家服一臉疲倦的黎子泓。

 

     ……現在都幾點了。」黎子泓退開身子讓對方鑽進來。

 

     「十一點半而已,還沒換日一點也不晚啦~」露出皮皮的笑容,嚴司說「大哥哥我可是加班加到快吐血升天沒藥醫!再站下去我就要分不清到底是學弟的手還是屍兄屍姊的手了,學弟怕被我切就把我趕回來啦~」

 

     「不是我那邊的案子吧。」黎子泓按了按額際遁步走回房間,難得能夠提早就寢,自然是不想理會對方一連串的廢話。

 

     「是另一位檢察官的。」跟著進到房間的嚴司熟門熟路地打開衣櫃,拿出自己的換洗衣物「你就先睡唄,別等我了。」看到對方似乎已經放棄對抗睡魔爬上雙人床,嚴司轉進浴室前對黎子泓說。

 

     「嗯。」話說如此,黎子泓還是拿起床頭矮櫃上的書本,靠著床頭坐起,打算看個幾頁再任憑睡意拉走。

 

 

 

 

     帶著氤氳水氣從浴室走出,連頭髮都吹好的嚴司拿著髒衣褲與毛巾,經過客廳來到陽台做簡單的洗滌以及披掛,回到房間時已是午夜之後,床上那人早已靠著右側床面睡下,徒留著左邊矮櫃上的床頭燈。

 

     他們之間有個不成文的小默契,因為兩人都習慣將個人用品放在床頭右側的矮櫃上,這樣慣用手拿取時比較方便,所以當兩人睡在同一張床時,在嚴司家會是嚴司睡在右側,黎子泓在左側;反之,在黎子泓家則是黎子泓睡在右側,嚴司在左側。輕手輕腳的爬上屬於自己那側的床面,但是嚴司拉起薄被的動作還是驚醒了一旁的人。

 

     「唔……」從淺眠的狀態下轉醒,黎子泓微微轉頭看了一眼,將被子挪出些許後又轉身回到背對嚴司側睡的姿態。

 

     Sorry,吵醒你了。」小聲地說了句道歉,嚴司躺下後伸手關掉床頭燈,房間進入一片漆黑寂靜之中。

 

     待眼睛適應了黑暗,嚴司轉過頭望向黎子泓,襯著窗簾外微弱的光影,對方的身形輪廓如同一個山丘谷豁,黑色剪影隨著呼吸起伏,說明了生命正在流動。突如其來的感受,他想要將眼前這個人抱在懷裡。

 

     右手臂彎搭上對方的枕邊,左手輕輕撫上腰側,感受到對方身體傳來一陣輕顫,在默許的情況下,嚴司將下半臉埋進對方的黑色短髮中,深吸一口屬於黎子泓的清香味道。

 

     緊貼在身後的胸膛,黎子泓彷彿聽到了對方傳來的心跳聲,不屬於自己的兩隻手從腰側穿出環抱著身軀,黎子泓輕吁一口氣,也不知道今天的法醫吃錯了什麼藥,沒有出聲就突然地摸上來讓他有點措手不及。

 

     ……怎麼了?」黎子泓輕拍對方的手臂,低聲詢問。

 

     「沒什麼。」蹭了蹭對方的後頸,嚴司回答。

 

     感覺腰上又收緊了幾分,「心情不好?」黎子泓問。

 

     嚴司原本閉上的雙眼此刻又睜開,盯著對方的後腦勺說「怎麼,有規定心情不好就不能抱你嗎?」

 

     不能看著對方的表情,但也猜得出嚴司大概又是一副玩笑臉「……你想說再說吧。」將抓在腹上的左手鬆開拉起,自己的左手覆上對方掌心,交扣的十指往自己的胸口拉近貼上。

 

     手背可以感受到對方心臟的跳動,好像觸碰到了生命一樣。

 

     心裡暗自嘆一口氣,前室友不愧為自己肚子裡的蛔蟲,他在想什麼,對方都知道。「……」只是切了太多冰冷的死人,想要抱一下活人罷了,這句話不管怎樣也說不出口,反正他也如願以償了。

 

     「喂……。

 

     「嗯?」

 

     「不枉費我這麼愛你。」

 

     ……你在說什麼。

 

     「睡覺啦。」

 

     ……。

 

     ……。

 

     「你的手明天會麻掉喔。」

 

     ……待會就抽回來啦,你真不會看氣氛說話欸!」

 

     「呵。」

 

     在腰部捏了一把以示抗議後,嚴司把被壓在底下的右手抽回,擺上對方的枕頭,左手仍然緊扣黎子泓的手,貼著心口。他才不放棄他專屬的好抱好睡人型抱枕呢。

 

 

 

END

 

 

 

嘗試甜文!只是很短QAQ
終於來到第九篇了,雖然跳的有點遠
=w=下一篇預計要寫R!!!30篇裡打算抓三篇寫R,雖然不知道能不能真的寫到30……嗯我會努力的QA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