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o something
  • 348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因與聿。室友組】黎嚴OTP 30-25.Gazing into eachothers’ eyes


     歷經風風雨雨的十年後,黎子泓跟嚴司也從原本的支援角色變成台中地檢署跟法醫室的主力,雖然忙忙錄錄的日子依舊,兩人在三年前倒也是在當地買了房子定居下來,套句嚴司的說詞:他跟前室友又回到了「室友」關係。不過部分較為知道兩人關係的親友都會說:分明就是「同居」。

 

     今年六月,台灣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案,雖然尚未達到多元成家的目標,但已經是個歷史創舉,更是亞洲國家中的先驅。在社會風氣逐漸明朗開放的情況下,黎子泓跟嚴司的關係不算是個秘密,但也因為職位的因素不好大方公開,但還是在一個友善的職場環境底下,反正他們的上司也只在乎工作上的表現,至於性向關係並不會多做干涉。

 

     今年聖誕節,黎子泓用著相識二十週年的名義訂了餐廳約嚴司出來,這情景怎麼說怎麼怪,不是說黎子泓這方邀約奇怪,而是居然會特地選用週年為題,並且訂在人滿為患的聖誕節時間,說不懷疑有什麼企圖簡直是不可能。雖說如此,嚴司還是好端端地赴約了。

 

 

 

 

     聽到餐廳名稱時嚴司早就驚訝了一把,那可是一餐好幾千計算的法式餐廳哪,不要說吃不起,而是根本很難在大節日訂到位置!這個大檢察官不是去哪公關來的吧,嘖嘖,真是人不可貌相、居心叵測、深不見底、黑矸仔裝醬油……在心裡頌揚黎子泓一番後,嚴司停好前年剛換的寶藍色名牌跑車,走往餐廳大門。

 

     報上黎子泓大名後,才知道對方還沒有抵達,嚴司選擇先行入座,侍者領到一個隱密的窗邊沙發雙人座位後,便向嚴司介紹點餐服務鈴以及詢問餐前酒的部分,隨意選了一項葡萄酒後對方便離去準備了。嚴司脫下黑色毛料外套放在椅背上打量了一下裝潢跟窗外,雖然不比高樓美景,但是裝潢格調優雅,外面庭院造景有燈光裝飾,顯得溫馨巧緻,桌上則是擺設小盆聖誕紅以表節日,令人放鬆不會感覺造作。

 

     沒有等待多久的時間,黎子泓恰好跟著葡萄酒一起入座。

 

     「抱歉,有事耽擱了。」黎子泓說。

     「沒關係~」嚴司回道,反正檢察官這個大忙人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事了,「點餐吧點餐吧!」

 

     將點餐需求告知酒侍後,立刻有專人前來服務,嚴司快速點完套餐中各式要項的餐點,留待黎子泓點完服務生離去後才開口「你有什麼事要對我說嗎?二十年什麼的只是個幌子吧!」嚴司露出一副好奇心十足的笑容。

 

     「嗯……。」拿過餐前酒喝了一口掩飾打算跳過話題的尷尬,但是對方窮追不捨的眼神還是強過許多,「待會再說。」黎子泓屈服於對方的眼神攻擊之下。

 

     「哼哼──」嚴司沒好氣的哼了幾聲,雖然得不到答案但他也不急著這一時,自己也拿起面前的酒杯輕酌一口,望向對面那張看了二十年的臉,從初見到現在仍然是個面癱,但面癱的好處就是臉部肌肉使用不多,細紋也不多、皺紋更是出不來,反觀常保笑容的自己反而在嘴角跟眼角都有些微的笑紋出現,真是歲月不饒人哪!

 

 

 

 

     法式料理口感美味、擺盤造型獨特,更重要的是要吃得久一點才能享受到法式真諦。送上甜點時已經是點餐後兩個多小時了,用著小湯匙戳起可口的焦糖布丁,雖然肚子被一道道的料理填飽到不行,但嚴司相信甜點絕對是裝在另一個胃裡的!雖然他沒切過有兩個胃的人。

 

     「啊、對了,你是要說啥?快跟我說說呀~」吃飯時話題都走向日常、垃圾、虞家或是警檢友人方面,嚴司這時倒想起最初想要挖的話題。

 

     知道現在的情況不容許自己轉移話題,黎子泓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移到一旁,望向對面的嚴司,正咬著湯匙歪著頭的嚴司……黎子泓無奈,只好拿起對方面前的焦糖布丁移到旁邊放置,不解的嚴司也放下手中的湯匙置於一旁,嘴巴則嘟嚷著什麼事這麼正經。

 

     漆黑的眸對上褐色的瞳,黎子泓伸出右手牽握住對方擺在桌上的左手,嚴司發亮的目光掃來,那是他對感興趣的事物一貫露出的神色。

 

     雖然黎子泓沒有表情地握住自己的手,但是看了二十年面癱的功夫還是讓嚴司看出來對方在緊張,手心的溫度也不斷地下降中。

 

     黑色的眸筆直地盯著對方,黎子泓一向條理分明、說話直白不喜歡拐彎抹角,但此時他有點猶豫。褐色的瞳透露著笑意,嚴司心想如果有互看眼睛誰先笑場誰輸的比賽,他們倆大概可以爭奪冠亞軍。

 

     將近一分鐘的時間,盯著人看的黎子泓終於開口了。

 

     「我想跟你結婚。」手雖然微微地顫抖,口氣卻很堅毅。

 

     「所以呢?」嚴司富饒興趣地反問。

 

     「我們結婚吧。」黎子泓道。

 

     「你可以再沒情調一點~」嚴司笑開,他怎麼會不知道在這種節日跟高價位餐廳是求婚的好時機,只是很意外對方居然真有此打算。

 

     「哎呀~你是要開個法界先例,這樣以後警察同志、消防弟兄、軍隊同袍甚至政界人士都可以沒有包袱的出櫃了是不是~」嚴司掰著一隻又一隻手指頭數著。

 

     ……並沒有想這麼多。」黎子泓再度無奈「想要跟你定下來有這麼難嗎。」

 

     「嘛、這樣啊,我當然是不在意配偶欄寫了名字啦,而且多一點醫療保障什麼的確實不錯,報稅也可以一起報,還可以收養小孩,說起來是利大於弊,但是要請示父母這關你怎麼辦?我這邊是沒什麼壓力啊,家裡都怪人。」

 

     「先斬後奏。」

 

     「喂、不要這麼強硬啊我怕怕~」

 

     「會跟他們溝通,即使反對我也不會改變決定。」

 

     「呵、真是堅定哪大檢察官。但你還要過我這關。」嚴司手指抓過髮尾繞著圈圈,抬首一副傲氣模樣。

 

     ……你?」黎子泓困惑,但對方的確還沒說出明確的答覆。

 

     抽回被握住的手交叉於胸前,嚴司刻意用不好的口氣說:「戒指啦!你有看過求婚不帶戒指的嘛!」

 

 

 

 

     求婚後。

 

     餐廳送來節日特別餐點,兩份聖誕巧克力蛋糕。

 

     「啊、對齁差點忘了這個。」嚴司從包包裡掏出一個禮盒包裝推到黎子泓面前「聖誕節快樂!」

 

     「這是?」

 

     「你拆開看看啊~」

 

     掂了掂盒子的重量,黎子泓也從自己的公事包拿出一個小盒子「這給你。」

 

     看到明顯到不行的絨布盒,嚴司沒好氣地說「欸你騙人!明明有準備!」話不多說打開盒蓋,是只簡單造型的男戒,銀白光澤在燈光下閃耀著。

 

     ……剛才沒有時機拿出來。」

 

     「噗──」笑了聲後嚴司拿起戒指把玩幾下,說道「我們的職業好像都不太適合戴著戒指啊,你那盒裡面有附條項鍊,倒是比較方便點。」

 

     原本慢條斯理拆著包裝的黎子泓,聽到這話手就頓了下「你說什麼?」

 

     「哈哈、那裡面裝的也是戒指啦。」

 

     黎子泓拿著盒子呆住一會。

 

     「你也知道我也是你肚子裡的蛔蟲啊~怎麼會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些什麼,你看這樣多效率交換戒指在同一天咧。」嚴司繼續解釋道。

 

     已經不知道用什麼話語表達現在的心情,黎子泓無加思索便行動了,一手撐在桌上另一手撫上嚴司的臉,湊上前去輕柔地啄一下對方的唇。

 

     「你真是大膽。」分開後嚴司說道,臉上露出的笑容大概比桌上那兩塊聖誕節蛋糕還要甜蜜。

 

 

 

 

END

 

 

 

 

趕上時間啦!!!為什麼有種笨蛋情侶的感覺QQ(因為寫的人太白目
未來或許真的有同性婚姻合法這天,但是社會的反對聲浪或是歧視眼光肯定不是如此容易就消弭,我寫的是所期待的未來呀QwQ

這樣一來下一篇好像必須是結婚wwww但我還沒準備好,所以可能是寫Kissing~

最後感謝您的閱讀QwQQQQ

聖誕節快樂~~~Merry Christm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