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o something
  • 3456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因與聿。其他】《Love is busy》(上)--黎夏


 

       黎子泓第一次見到虞夏時內心非常訝異,他原本以為只是長相較為看不出年紀的人罷了,沒想到面前這個身高比自己略矮的警官居然頂著一張高中生的面容,腦中閃過近幾日從嚴司那裡聽到的少林功夫傳奇事蹟,再搭配上眼前站得挺拔的警官……黎子泓有點懵了。

 

       「黎檢察官你好,我是第二分局刑事組隊長,虞夏。」主動伸出右手,虞夏對於這位替換林檢新來的檢察官已有所耳聞。

 

        「虞警官你好,之後要麻煩你多方配合了。」握上對方的手,黎子泓雖然已被友人的老大傳奇洗過腦,在面對本人時還是十分冷靜與正經。

 

        「沒問題。總之先來看看這裡吧…」一個轉身看到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虞夏劈頭就罵道「阿因你來幹嘛!」

 

        接下來是虞家家務事以及與虞因的正式接觸,黎子泓對於初識的虞家人感覺還算不錯,陰陽靈異之事他並非完全相信,但是在這途走的路多了也是碰過無法使用自然科學能夠解釋的事情。

 

 

 

 

        「前室友你對我們家老大跟被圍毆的同學印象如何?」自然地蹭到對方辦公室,嚴司拿著裝了熱可可的馬克杯大方地坐在沙發上。

 

        「還不錯。」仍舊低頭翻閱著文件,應對多年友人可說是黎子泓特有專長。

 

        「老大很有趣吧~」

 

        「…雖然性子衝了點,但是是個非常認真跟溫柔的人吧。」

 

        「哇塞連溫柔這你都看得出來?」

 

        「看他對虞因的關心跟態度,只是動拳頭還是比較快。」

 

        「哈!的確。」笑著啜了口熱飲,嚴司突然提道「對了,你說你現在沒有交往對象嘛,那我們交換個鑰匙吧!」

 

        「…為什麼?」黎子泓動作明顯頓了下,面對這位友人其實還有另一個身分,那就是──前情人。交往了三年在黎子泓畢業後便不告而終,再次見到面已是過了四年多的現在,原本以為會是尷尬的再會,不想嚴司像是對許久未見的好友一樣招待他,讓黎子泓著實鬆了口氣,他不明白現在提到交換鑰匙的對方是有什麼意圖。

 

        放下杯子走向辦公桌前,嚴司隔著桌距彎下腰貼近黎子泓的臉,很滿意地看到對方擰起眉頭,頑黠笑著道「呵呵~你懂的,舊情人相見死灰復燃囉。」

 

        盯著對方鏡片下玩笑多於認真的眼神,黎子泓嘆口氣說「…你別鬧。」

 

        「唉呀逗你玩的嘛~」識趣地拉開距離靠在桌沿,嚴司接著說「就像室友一樣嘛,我去你那玩遊戲片,你來我這看電影,之後工作還是私事還能互相討論跟照顧一下,多好?」

 

        「而且啊,你也知道我家前陣子發生命案,現在人心惶惶睡都睡不好噢~大檢察官你就好心收留我吧!」嚴司說完還裝了下可憐。

 

        「最後一點就不用說了。」黎子泓搖搖頭不予置評。

 

        「哎,說真的,你怎麼沒有再交個男朋友啊?」轉話題轉很快的嚴司馬上就拐回對方身上,「我們那時斷得不清不楚的,你該不會還對我……」

 

        「沒有。」黎子泓語氣堅定地接道,並且蓋上公文夾認真地直視對方說「那時沒有說清楚真的很對不起,我還欠你一個道歉。」

 

        嚴司輕哼口氣,說實在話他也不是這麼介意對方的不告而別「嘛、請幾頓大餐你那歉意我就勉強收下啦~」畢竟自己在各方面都是個機車的傢伙嘛,怎麼能奢望這樣一個好男人跟自己感情長跑。「能跟我這種人交往這麼久你也是很厲害啊。」

 

        聽到回覆後黎子泓總算放下緊繃的表情回說「你也是很不錯的人啊,不說話的時候。」

 

        「好啊你倒是越來越會抬槓了,怎麼不趕快轉行改當律師!」

 

        「我還想多留點口德。」黎子泓嘲諷一笑。

 

        「切,反正我就是屍體不提告,嘴賤沒藥醫。」擺了擺手表示自己要離開,嚴司握上門把開門前還不忘轉頭提幾句「有喜歡的人記得要跟我說啊,幫你追。」

 

        「不用了,謝謝。」黎子泓點頭致意,以工作為主的他現在還不想製造戀愛關係,何況自己的情形又如此地特殊,可不是路上隨便搭訕就能搭到的。

 

 

 

 

          難得放個假平常沒怎麼休息的虞夏自然睡到過午才起床,走下樓才想起今天是平常日兩個小的都去了學校、虞佟則是上班時間,所以家裡只剩下自己一人。翻了冰箱拿出虞佟留下的飯菜,怎麼說放進微波爐加熱這點小事自己還是會的,再泡杯咖啡喝下讓香苦味道來醒醒腦。

 

          配著新聞解決掉午餐,看了時間尚早,不是工作狀態的虞夏總會身體覺得缺少了什麼需要活動筋骨一下,此時他想起有個跟自己同樣放假的人,前陣子假日裡還抱著電玩到他家來廝殺,聽得兩個小的跑去對方家叨擾的感想,那收集整櫃的遊戲片可說是驚為天人,玩個一年也玩不完。

 

          手機翻了下通聯紀錄,按下標示著『黎檢』的號碼播出。

 

 

 

          騎著機車數十分鐘後便來到對方租屋處,向管理員報出樓層房號,確認過後便搭上電梯。「虞警官。」房屋主人早一步開啟大門迎接客人,黎子泓穿著休閒服飾,朝屋內伸出手表示歡迎。

 

          「黎檢,不好意思打擾了。」虞夏基於第一次造訪在路上還買了盒點心做為伴手禮,此時遞給對方。

 

          「你太多禮了。」收下對方地來的禮盒,黎子泓領著對方來到客廳自己則轉進廚房並問句「虞警官要喝點什麼?」

 

          「都好,你喝什麼我就喝什麼。」虞夏站在電視旁的櫃子端看著,心想這個私人收藏跟工作上的檢察官實在太有落差。

 

          香味四溢的咖啡香傳來,房屋主人不疾不徐地將研磨好的粉末裝在濾杯,用著細口壺緩慢環繞倒下熱水,醇黑的色彩逐漸填滿透明的壺身。將濾好的咖啡倒進準備好的兩個杯盤中,黎子泓端起兩杯黑咖啡走進客廳,看到對方正津津有味地拿著自己的遊戲片研究著,將杯子放置桌上後問:「虞警官要加糖或是奶精嗎?」

 

          「不用,黑咖啡就好。」點頭示意,虞夏擰了下眉頭回道「加奶精不好吧,聽佟說那有什麼…不好的脂肪?」

 

          「是指反式脂肪吧,因為是附贈的所以打算用完,平常都是喝黑咖啡。」黎子泓在長沙發上坐下並說道。

 

          拿著一塊光碟坐到對方旁,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後說「我哥老是說吃什麼有毒跟不健康的,聽到耳朵要長繭了。」

 

          「另一位虞警官很重視飲食安全呢。」黎子淺淺一笑。

 

          「哼、他總是操一堆心。」眉頭一緊,虞夏沒好氣地說「倒是你,私底下就別用『警官』這個稱呼了吧,聽起來好像還在工作上頭似的。」

 

          「那應該怎麼稱呼比較好?」黎子泓將頭微側詢問對方。

 

          「這個…」身邊的後輩多是稱呼自己為老大,關係好的平輩或長輩通常叫阿夏或是夏,至於其他則是連名帶姓直呼了,對於這個年紀小自己將近一輪、職位身分卻比自己來得高的年輕人,虞夏也不是太在意輩分這種問題,「不然我叫你黎子泓,你叫我虞夏就好。」

 

          「我以為『虞大哥』會比較合適?」

 

          「不,你千萬別叫我大哥,那太令人誤會。」虞夏搖搖頭,一個老是穿得西裝筆挺的人叫一個看起來長相比他年幼的人「大哥」,怎麼想怎麼可怕,此時的虞夏就挺痛恨自己的娃娃臉。

 

          「好的。」輕笑一聲,黎子泓用黑色的雙眸盯著對方的眼睛說「虞夏。」

 

          「沒事不要亂叫,黎子泓。」虞夏撇過頭拿起方才挑選的遊戲片塞給對方,「我要玩這個。」

 

          「好的。」起身準備遊戲主機的裝設,動著手的同時黎子泓心想:這位虞警官還真是有趣。

 

 

 

TBC.

 

 

 最近剛好一直聽到所謂鴻夏戀<<<
不斷想成泓夏戀(ㄍ

第一次嘗試,如果OOC了請多包涵QQQQQ
感謝點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