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o something
  • 348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ユーリ!!! on ICE】CWTK-22無料釋出

 

           總算結束媒體的採訪回到飯店,疲憊的勇利取下一直掛在脖子上的獎牌放置桌面,褪去不必要的衣物後將自己丟進柔軟的彈簧床上。

           若是一年前的自己得到了大獎賽銀牌,應該會高興到忘我吧,但是今年的自己卻是一點也不滿意,沒有得到冠軍就沒有任何意義,我就要從選手角色退役了,而維克托……要回去俄羅斯了。這次大獎賽每個人都有打破紀錄的成就;尤里奧好可惜,若不是體力耗盡他很可能會超越克里斯拿下第三;批集跟奧塔別克表現也都好精采,說起來我的自由滑還是所有人中最低分的呢,如果可以不失誤……即使如此總分還是超越不了JJ……

           勇利把臉埋進枕頭裡,翻起蓬鬆的棉被將自己裹起來。能跟維克托面對面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了,或許這之後他馬上就會回俄羅斯準備世錦賽也說不定,明明相處不過八個月的時間,到了真正要分開的時候才發現這些日子裡建立的情感有多深厚,好想要用像是去年晚宴酒醉時的任性語氣跟他說:『繼續當我的教練──』。但是我已經奪走他太久了,他是屬於冰場的、世界的而不是勝生勇利的,能夠擁有維克托一段時間的我已經非常幸福……是該滿足了。

──────

           房門傳來開啟聲響,連帶著斯拉夫人口音的英文一起傳來「勇利,你怎麼跑回來不跟我說一聲呢~」維克托走進房間,看到對方床上捲成一團像是壽司捲的棉被。

           「怎麼了?累了嗎?待會要參加晚宴喔~」維克托脫下大衣及手套放置一旁,坐上合併起來的兩張單人床的床角。

           感受到床尾稍微陷落,勇利不以為意,仍舊蓋著棉被回話「Victor……你什麼時候回俄羅斯?」

           透過棉被傳出的微弱悶聲聽起來讓人多了一分憐意,維克托抿嘴不回話,只是把手探進被中握住勇利的腳,對方先是抗拒地縮緊腳掌而後又放鬆下來,任由維克托按壓。

           金屬的物體跟著手指一起滑過腳背,因為有體溫的關係所以並不感覺冰冷,比賽後被維克托按摩腳掌不是第一次,但是戴著戒指的觸感還是第一次感受。

           揉著生平第一個學生的腳掌,維克托輕聲說「勇利,不要退役,跟我一起去俄羅斯吧。」

           「你說什麼?」從被窩裡探出半顆頭,勇利帶著紅通通的眼角詫異地問道。

           「我會去跟雅可夫說,請他接受你,我們一起參加明年的世錦賽,你這次沒得金牌很不甘心吧。」維克托停下手上的動作,藍色眼眸直勾勾地盯著對方說道。

           ……Victor參加的比賽,我怎麼可能拿得到金牌。」棕黑色的雙眼避開了視線轉向一旁,勇利有氣無力地回道。

           「你的意思是不退役了?」維克托帶著笑意說。

           「不、不是!我才沒有說、」勇利慌忙地坐起身,否認對方的解讀。

           「勇利。」打斷對方的話語,維克托伸出右手抓過對方也戴著戒指的那隻手,拉至唇邊,親吻他那學生所謂的『護身符』。「這是我Виктор Никифоров個人的請求,不是身為一個教練的要求。我或許不再是勇利的教練了,但我想要成為你的『滑冰夥伴』。」

           Pleaselet me stay close to you.

           沉默的空氣環繞著兩人,勇利無法將自己的視線從對方懇切卻又害怕遭拒的眼神中移開,除了從俄羅斯回來的接機那次之外,很難得聽到對方用如此軟弱的語氣說話。啊──原來我在維克托心中也是那麼重要嗎──原本不斷向對方流瀉的單向情感,似乎得到了承載。

           Okayyou have my words.」勇利帶著微笑接住那興高采烈撲抱上來的維克托。

           "愛一個人就是理解他的過去;接受他的現在;相信他的未來。"


                                  --END



本劇終!!!敬請期待第二季(#)

標題是《Stay close to me》的日譯,想要描寫維克托的心態在結局變成Stay close to you.
リンクメイタ(rinkmate,日本滑冰用語,字幕組譯成結隊夥伴)指一起在同個冰場練習的夥伴我擅自翻譯成滑冰夥伴了。
最後一句是在廣播聽到的,覺得不錯便寫了進來。
感謝您的點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