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o something
  • 348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因與聿。室友組】休假日

 


 
 某法醫的臉驟然在眼前放大。
 
「鏘鏘~~~嚴司專送的愛心早餐來囉!!」
 
 看著前室友送來熱騰騰的營養早餐,黎子泓揉了額暫時放下手上一大疊資料,「你不是休假嗎,幹嘛又跑來局裡……」
 
「知道你熬夜趕工,所以特地送早餐來慰勞你咧。」自動拉過一把椅子坐下,似乎是打算賴著不走的嚴司。
 
 看著某人漾著從進門就沒停過的歡樂笑容,黎子泓壓抑著想一巴掌拍在多年好友臉上的衝動。
 
 他們彼此的關係是前任室友,也是認識多年的好友,至少在旁人眼中看起來是如此。
 
「黎檢察官,這是你要的報告、欸?阿司你也在啊。」拿著最新檢驗報告過來的玖深,即使看到某個應該放大假的人在這裡出現似乎也覺得不足為奇了。
 
「嗨嗨~」揮個手當作招呼,嚴司拆掉早餐的包裝紙,打算在此好好享用。
 
「欸──還有送早餐來啊,真好──是說你們好像認識很久了?感情真好-」
 
「哪裡,只是很普通的孽緣罷了。」某檢察官搖頭嘆氣。
 
「喂喂-別這麼沒人情呀,當心我爆你的料~」
 
「欸欸!黎檢察官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嗎?」玖深一聽到有卦就非常有興致的湊了過來。
 
「呵呵~跟你說唷,就是啊──」故意拖長了尾音,旁邊友人似乎非常了解接下來的景況所以完全不打算阻止。
 
「玖──深──你還在這裡混啊──」某個聽起來不太妙的聲音加上關節的喀拉喀拉聲從玖深背後傳來。
 
「嗚哇!老……老大!我……我只是送個報告然後看到阿司然後…啊啊─────」
 
 不等他講完,虞夏便一巴掌呼過去,打的玖深連滾帶爬的逃離現場。我好想申請保護令啊啊啊啊──不對、也許在申請前就先被打死了啊啊啊──。
 
「你這個放假的人又出現在這裡幹啥!很礙眼欸!」
 
「哎唷,夏老大~你沒有聽過『同甘共苦』嗎,在下我認為只有心靈同在是不夠的,所以就連肉身也要跑來跟你們同在呀~」躲避一個對方送來的正中直拳,嚴司繼續好整以暇地吃他的早餐。
 
「去你的肉身啦!」
 
「咳嗯,虞警官你有事找我嗎?」在一旁觀看的檢察官跑出來圓場。
 
「喔,就是那個老婦陳屍家中的嫌疑人……」馬上轉換心情的虞夏開始做起正事。
 
 看著兩人討論起手中的案件,嚴司沒趣地吸了手中的飲料,想到前三天沒日沒夜的站著跟屍體約會就是為了這些暑假增生的案件,自己其實還有點精神不濟,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是課業壓力太大,還是社會黑暗面的日夜侵襲,犯案年齡日漸下降,尤其暑假時間最常發生,而年年發生的溺水身亡或飆車事件也是不減反增,局裡的同仁們看到抓進局裡的年輕人無不搖頭感嘆。
 
「……阿司,如果想睡就回家去睡。」看著快垂下眼皮的前室友,黎子泓給了建議。
 
「唔……抱歉抱歉,嗯?老大走囉。」陷入自己思路的嚴司沒發現外界的狀況。
 
「你喔…要不要我載你回去?」
 
「你還不是一副死人臉,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不要搞壞身體呀!」提醒幾句的嚴司收拾一下打算走人。
 
「…………司」
 
「嗯?」對方輕聲的呼喚讓嚴司轉回頭,也沒讓他疑惑太久,雙唇突感一陣溫軟。
 
 那只是沒人看見的一個輕吻。
 
「……這樣我就有精神工作了。」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你這人真是……」也勾起嘴角,繼續笑容滿臉地走出辦公室。
 
 
 ■
 
 
 知道警局接下來幾天會忙得團團轉,很識相的嚴司當然不會跑去找大檢察官和他家老大玩,而且很可能也找不到人,所以休假第二日是在睡覺-影集-美食之間度過的。嚴司雖然很懂得享受生活,但是平常毒舌慣了,一直沒有可以鬧的人在旁邊其實有點無聊。
 
「嗯……有點無聊了~」看完最新買來的影集,嚴司開始覺得閒閒沒事幹。
 
「唉呀,被圍毆的同學還有小聿都沒來找我玩,大哥哥我好無聊呀~」其實前述兩人相偕去海邊玩水,明天才會回來。
 
「嘛──先去吃頓大餐再回來睡個優質的睡眠。」畢竟是最後一個可以好好睡覺的日子,之後不知道又要為了屍體兄弟姊妹們站多久。下定決心的嚴司就開始了他的晚上計畫。
 
 
 ■
 
 
 天空濛濛亮起,早起做生意的人已經需要應付不少人客,有人是為了清晨的運動買了一個在身;有人是為了寵愛另一伴而買了兩個;有人是要為自己的家人們買了好幾個飯糰,早晨時光熱情蓬勃的開始。
 
 提著公事包和買來的兩粒飯糰,穿著仍是昨天的一套西裝,拿出對方給的備份鑰匙開了門,室內靜悄悄的還不見主人的身影,熟門熟路地將飯糰放進電鍋裡保溫後,直接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了起來。
 
 
 
「嗯……」眨了眨眼簾,拿起床頭的手機一瞧,早上七點,正好睡了八小時所以精神飽滿不會早死,十一點睡肝胃脾肺啥的都顧到所以今天又是健全的一天!
 
 甩甩頭,其實自己的腦袋總是充滿一堆多餘的訊息,教他怎麼能夠不說出來呢?
 
 走進浴室盥洗,冷不防地看到客廳沙發扶手上有隻腳……一邊刷牙一邊思考:一、外星人,想把我抓去作實驗結果看到我家沙發太好睡所以躺到現在;二、小偷,偷東西太辛苦看到我家沙發太好睡所以躺到現在;三、黎子泓,常睡我家沙發所以知道很好睡所以躺到現在。
 
 那看起來精壯良好的人類腿,穿著西裝褲及黑襪……我選三!!完全不解釋為何外星人選項會在人類之前的嚴司在腦內做出選擇。
 
 梳洗完畢的嚴司換上家居服,再將頭髮隨意綁起,走向客廳那個熟睡的人,來了也不跟我講……還有他今天放假嗎?都沒人打電話給他……戳了戳那人的臉頰,在對方睜眼時先給他一個咧嘴燦笑,「嘿嘿,早啊~你被解雇了嗎大檢察官~怎麼沒事跑到我家睡覺咧~」說著欠揍的話,一邊逃到廚房的嚴司發現電鍋裡的食物。
 
「喔喔!有附贈早餐的檢察官真棒!你買哪家的啊?」
 
「……你常買的那家。」價錢貴但好吃。
 
 把飯糰拿到客廳,坐在黎子泓旁邊「你來就表示案子辦完了?」
 
「嗯……還拿到三天假。」
 
 差點被正在咬的飯糰哽到「你居然也有休假!!」
 
「你有我就不能有嗎。」
 
「……」所以明天會換你來看我工作的要死自己悠哉的在旁邊打PSP!?
 
「我不會做你腦中正在想的事。」似乎看得出友人腦袋裝什麼的黎子泓大口咬下飯糰。
 
 被看穿了!!「那你今天來找我幹啥?」
 
 默默地看前室友一眼,從自己公事包拿出遊戲───
 
「好了你不用說了,任何人都知道你休假在幹啥,我要鄭重說明:這裡是我家,所以要嘛就跟我看影片,要嘛你就跟我吃大餐,我不准你用我的豪華音響玩遊戲!!」每次都輸給你要我玩啥!!
 
 大螢幕感覺玩起來很好說……知道自己會碰釘子的黎子泓再翻翻公事包,拿出了一張看起來不起眼的紙張。
 
「你以為電影票就能打發我了嗎?我可是、等等、那是!!」一把搶過在眼前揮的電影票。
 
「這這這!!!這不是!!!你從哪裡弄來的!!!」
 
「……熬夜等網路賣票?」
 
「噢噢噢噢───這真是太棒了~~~~~」開始手舞足蹈的嚴司歡呼起來。
 
「謝謝你啦~你就盡量用吧~」
 
 就知道那東西很有用,黎子泓暗暗一笑,如果不是時效性,他還真想晚點用。
 
 那是一張……
 
「神奇寶貝最新電影唷!!!!!!」
 
這樣子的電影票。
 
 
 ■
 
 
「我不玩了啦!!」在第50回合的敗仗後嚴司崩潰了。
 
 49敗1勝,而且那一勝還是趁對方去買午餐時自己擅自製造的……黎子泓你到底是哪門子的遊戲狂人哪!!!!!!!
 
 半靠在沙發上,用腳踢坐在一旁悠閒自得還露出可憎勝利笑容的惡檢察官,「你怎麼不去參加什麼電玩大賽啊!」
 
 已經換上跟嚴司借來的襯衫加牛仔褲,黎子泓一派輕鬆地回答「嗯…因為我是檢察官啊。」
 
 所以是形象問題?「……是說你休假幹嘛不去找虞家那口子,跟他們玩起來比找我這個萬年手下敗將有趣多了吧。」聽說小聿也是電玩高手,真是人不可貌相。
 
「跟你玩起來…有不一樣的樂趣。」黎子泓似笑非笑地說。「也許是想來跟你敘敘舊?」
 
「那──該不會是這種方式吧──」坐起身的嚴司抓住對方的肩膀壓往沙發的內側躺下,對方也任由自己壓在身上。「你這個險惡的人,我會不知道你的目的是啥嗎。」兩人的臉靠得極近,嚴司盯著身下的人笑瞇了眼。
 
 自然地撫上那人腰部,黎子泓沉穩帶點色氣的口音說「那…就揭穿我啊。」
 
 
 
 拿下妨礙的眼鏡,舔吻著鍛鍊過的胸腹肌,順著向下游移。
 
 取下束著的髮圈,撫順著保養過的長秀髮,時而捏抓玩弄。
 
「你為什麼要留長髮呢?」
 
「你喜歡嗎?」
 
「……喜歡。」
 
「喜歡就好啊!」
 
「……」
 
 知道自己沒辦法從油條的前室友問出任何問題的答案,對方只有想說出來時你才能知道原因,對此也很清楚的黎子泓沒再過問。
 
「唔……」感受到自己敏感的器官被人用唇舌碰觸,黎子泓感到一股熱流向上襲來。
 
 熟練地吞吐,享受身下人在接近頂峰前的低沉呻吟。一時半刻,在某個劇烈震動後,腥味從口腔深處傳來。
 
「嗯………」沉溺餘韻的檢察官此時的表情看起來跟平時的沉穩嚴厲差別極大。
 
「你太久沒做囉。」舔弄手指殘留的白透液體,沒戴眼鏡的臉孔此刻嫵媚誘人。
 
「……看是誰比較久沒經驗喔。」坐起身,一手撫上短褲露出的白皙大腿,一手將對方頸部推向自己,深情擁吻到窒息。
 
 
 ■
 
 
 早晨的陽光透進窗簾。
 
 在床上睜開眼睛的嚴司此刻的腦內想的是,上次在車上閃到腰已經很有故事性了,這次閃到腰的原因是要說在沙發上還是床上呢──不管哪種好像都會傳得很糟糕?或者加點戲劇性的東西好了,像是……
 
「你醒了。」推開門走進臥室,黎子泓打斷嚴司的胡思亂想。
 
「喔喔,是蛋糕!」看到甜食,嚴司放下奇怪的腦內劇場先來解決眼前美食。
 
「我已經幫你請假了。」看到眼前人大口咬下他早上買來的蛋糕,只覺得這種東西到底哪裡這麼吸引他。
 
「欸!?用啥名義啊?」
 
「玩Wii時不慎閃到腰。」檢察官一臉正經地說出讓人噴飯的話。
 
「噗──」黎子泓你坑我!!!
 
「反正可以在家好好休養了。」一副讓人想揍的表情掛在臉上,似乎也對於反坑回去心情特好。
 
「嗚嗚──老大會不會殺來打人哪──」腰傷這樣很難閃避他家老大的拳頭欸~
 
「那也蠻有趣的。」
 
「…………」你擺明在旁邊看戲就對了。
 
「啊,虞因有打電話說他們會過來。」
 
「你也太晚講!」所以是真的要過來了啦~~~!
 
 
 
 
 
 
 
 
──END──
 
 
 
 
 ■ 花了幾天的早餐時光邊吃邊打的,所以應該不難吃(?
  雖然打到後來一直失誤(黎司是誰呀XD)不過還是順利完成(痛哭流涕


 ■其實只是想看看迷人的嚴司H(艸)但卻又篇幅很少這是(yay)
  想的比寫的多很多(想了100%其實只寫了20%
  所以應該來個激番外(不對
 
 ■其實<因與聿>裡一開始喜歡的是雙生爸,但是第一篇卻獻給嚴司了這是(艸)
 
 ■邊看殺意邊寫,所以挺害怕有bug,如果發現了請不要拿臭雞蛋砸我
  (雞蛋糕可(不對
 
 ■其實事前煩惱兩人互稱很久,司&阿司後來選了司,但是黎子泓就很麻煩,是要泓、子泓、小黎、黎子?、小黎子?阿黎?……(作者被某檢察官瞬殺
 但我蠻喜歡小黎子XDDD感覺上是嚴司會幹的事XDDDDD


>>20150915修,小黎就是叫阿司啊XD內文保留四年前的青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