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o something
  • 348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因與聿。室友組】A Dream within a Dream.

----

 
 
 
        解剖臺上一名女子的大體正被法醫解剖中。戴著口罩,綁著馬尾的褐色頭髮,讓人以為是個帥氣的法醫大姊,獨自一人在碎碎念。
 
        「傷口深度四公分、長度七公分,所以是直接這樣戳進去………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我好像下班了?回家了?躺床了……所以這是夢吧!!!!」為什麼在夢裡還要切屍體啊我哭!!!!
 
        「不行不行我要控制夢境,像某電影那樣,應該可以變成殭屍出沒或是跟殺人魔你追我跑的武打戲,這樣一定歡樂很多。」丟下解剖刀,把手套丟進垃圾桶,脫下口罩露出男性的面容,嚴司不顧形象地朝大門奔去。
 
        「啊啊啊啊!!!」魔王是夏老大也太犯規了!!!不知道為何畫面變成勇者打魔王的狀態,雖然遊戲虛擬實境很好玩,但是隊友只有劍士玖深小弟跟被圍毆的祭司真的太弱了啊!!!還對上老大根本己方直接損血半條。
 
        「你們找死!!!!!!」魔王虞夏大喊。
 
        「呃呃我不做夢了讓我好好睡或是醒來吧……」望著魔王虞夏打不完的七彩血條覺得絕望的魔導士嚴司在夢裡倒下。
 
 
 
 
「唔………」床上的人支吾了一聲,翻翻眼皮醒轉了過來。抓起床頭鬧鐘一看,不過是三點十分,離早晨還有一段距離。
 
搞什麼這麼累啊……明明要休息的……
 
嘩──嘩──
 
嘩──嘩──

 
浴室傳來水花不斷打落的聲響,說明有人正在裡頭使用著。
 
嗯?前室友回來了?明明約今天晚餐的現在才終於到啦……
 
奇怪。
 
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是味道。
 
……那種在自己的工作上經常能聞到的那種味道。
 
「不是吧……」嗅著空氣中的鐵鏽味,嚴司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床後走向通往浴室的門,喇叭鎖握在手中不知為何重的難以轉動,好似並不想讓主人看到裡面的情景一般。
 
喀擦──
 
門沒鎖。
 
水蒸氣迎面而來,開門的人卻感覺不到熱氣,反倒有冷意逐漸襲來。
 
地面上溫紅的水慢慢吞噬掉白色磁磚,不斷溢出紅水的地方是乘載一個男人的浴缸,浴缸裡的男人雙眼緊閉,像是失去知覺躺在水裡,如果不把頸後十字傷口汨汨流出的血液算在內,看起來像是泡澡睡著了般。
 
如果是平常,嚴司或許會對兇案現場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以及對兇手的心理變態大打分數,甚至躺在那裡的是自己認識的人,自己或許也會面帶微笑替他報警叫救護車,但是前室友不一樣……一直都不一樣……他從來都不敢想,更不想遇到。
 
「騙人的吧……」想用這不過是場整人遊戲的現場掩蓋真相,心裡會不會比較好過。
 
「不可能。」否定一切,是普通人面對這種時刻的當下反應。
 
「黎子泓!!!!!!!!!!!!」
 
脫口而出對方的名字,嚴司衝向前確認任何生命的跡象,「前室友、大檢察官、黎子泓你快回答我!!!!!」壓住刺眼的傷口,試圖把握一絲急救的希望,但在摸不到任何脈搏,趴在胸口更聽不到心跳的聲音時,絕望油然而生。
 
「你這渾蛋──你怎麼能死在這裡、黎子泓……黎……」沒有了心跳,躺在這裡的人就跟他在工作室中那些人一樣,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能任憑他人替其發聲。任憑水柱打在身上,空氣好像凝滯了,環抱在手中的溫暖慢慢冷卻,影像凝結在黎子泓緊閉的雙眼上,他什麼都聽不到,只想聽到眼前的人可以再睜開眼睛,叫他一聲……『阿司』。
 
嘩──嘩──
 
蓮蓬頭的水柱沖向一旁的浴缸中,水不斷溢出。在水噴濺不到的牆面上,腥紅的顏色寫下斗大的字──
 
GIFT
 
 
 
 

 
 
 
 
        醒來的時候,『黎子泓緊閉的雙眼』、『死亡』、『GIFT』、『蘇彰』及『紅色的水』畫面跟刺痛不斷流竄於腦袋裡,「呼……呼…………」發覺不過是個夢境,嚴司除了鬆了口氣之外,更多的是想要補足這得來不易卻神經緊繃的一整個睡眠時間。
        起身時才發覺自己的背都汗濕了,「搞什麼這麼累啊……唔?」
 
        嘩──嘩──
 
     嘩──嘩──

 
        浴室傳來水花打落的聲響。
 
        「…………」
 
        捏了捏臉頰,「很好是會痛,至少打開門不會被排水孔爬出來的毛髮怪襲擊。」走向浴室門口,轉開門鎖,水氣迎面而來。
 
        「……唔呃、有、有什麼事嗎?」正在淋浴的某大檢察官被突如其來的開門突襲嚇了一跳,轉頭看向有點起床恍神的屋主。
 
        「……嗯…只是半夜夢醒想上廁所。」看牆看地看浴缸都好好的,看來毋須擔心要怎樣跟房東交待了。
 
        「呃……」廁所不是在另外一間嗎,這裡是浴室吧。還來不及吐嘈睡昏頭的友人,「你慢洗啊。」覺得自己沒啥好料可看的嚴司退回門口,「欸、對了,你放在洗衣籃裡的襯衫是要洗的嗎?」突然想到什麼的黎子泓問。
 
        「襯衫?」
 
        「味道很重所以就沒把我的衣服丟進去了。」
 
        「喔!那是要丟的啦,不洗了。」啊~原來是那件血衣我忘了丟,難怪有血味。
 
        關上浴室門,嚴司走進客廳替自己倒水。原來是做夢以為自己醒了,剛好營造了一個我很不喜歡的夢啊……
 
        風微微吹來。
 
        「欸?大檢察官進來開的嗎?」看向開啟的落地窗門,嚴司一陣疑惑,本想將門關上,卻看到外面的窄廊上有東西。
 
        「哼嗯~這種惡趣味的東西大哥哥我可不喜歡。」
 
        三截手指壓在一紙條上,紙上留言是紅色筆跡的『GIFT』。
 
        禮物嗎……總是送這種東西女孩子會不喜歡你的唷。
 
        微風拂動嚴司的長髮,造景庭院一片黑漆,什麼也看不到。
 
 
 
 

 
 
 
 
        梳洗完的黎子泓走進客廳,看見嚴司難得聚精會神地在看報告,「是分屍案?」
 
        「對啊,早上送來還頂新鮮的,害我又報銷了一件衣服。」嚴司道。
 
        「今天為了這個案子所以才加班的。」黎子泓坐上沙發一起看電腦中的資料「目前還沒查出身分。」
 
        「嗯啊有點棘手,沒頭沒四肢,還通通混在一起,哼哼,不過還是拼得出來是三名女性,年齡都約莫三十出頭。」
 
        「性侵?」
 
        「並不是性侵後殺人棄屍,不過都有過性行為。」加上那三根手指都附帶鑽石戒指的話……搞不好都已婚了。
 
        「肢解的工具是斧頭類的,還有一些詳細的分析我明天再給你……」還有三根手指要驗啊,不過要說是打哪來的呢,說實話的話我可能又要被逼遷!要說我突然通靈撿到的嘛……或許讓大師來顯靈會更好?
 
        「……沒看過你哪時候這麼認真的。」黎子泓覺得今日的友人有點異常。
 
        「欸──我一直都很認真的好不好!大檢察官你真傷人!只是沒有像你那麼工作狂上身啦~要比絕對比不過你!」嚴司沒好氣的說。
 
        「那我先睡囉。」黎子泓嘴角帶著一抹微笑,作勢要回房。
 
        「等我!」迅速收拾好跟上前室友,站起身後卻被額上傳來的柔軟愣了一下。
 
        「……你是吃錯藥嘛。」不知為何被突然的親額頭感到惡寒。
 
        「報復剛才被看裸體?」順手梳了對方的棕色長髮,覺得柔軟。
 
        「唔……我關心你身體不行?」不想說出實情的嚴司臉有點微紅。
 
        「呵。」莞爾一笑,把友人搞到吃鱉是他的拿手好戲。
 
 
 
 
END
 
 
 
 

感謝點閱。歡迎留言。

寫這篇主要是為了夢中夢,還有一些些日式住宅,其他又多查了些骨頭判斷身高年齡之類的東西,沒有寫很多但還挺有趣的呵呵。
案簿錄系列已華麗麗地出了七本,不知道何時完結但又買的很開心(TwT)
重新翻了下又發現很多點我都忘了,像是大學時期被劃花臉的黎檢,喜歡衣櫃的東風在「拼圖」裡就有提過了,被夏拔提醒年齡比的黎檢w,還有蘇彰時不時出現其實蠻重要的連結,很多不錯的感覺~
不過重點都是愛嚴司啊啊啊,高中黎檢就算惹放棄(書中提過高中),但是大學室友期真的可以腦補好多wwwww
這次最新一集則是讓我一直把年齡攤出來思考:
 
從因與聿→案簿錄兩年的時間(阿因大二→大四)
小聿20/東風阿因22/玖深(未知)/黎子泓嚴司30/蘇彰34(殺意)/雙子爸40
東風在嚴司大六(24)時入學,年齡就約莫抓1618歲時休學。
嗯嗯就這樣吧((無聊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