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o something
  • 348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因與聿。室友組】Shock


 
 
 
 
 
 
        將大體推入冰櫃,又是一天的結束。
        「好學弟,報告就交給你啦~」 
        「學長你要先溜喔!」 
        「什麼先溜真是沒禮貌!今天學長我可是臨危受命來救你的說~」
        「呃呃是嘛……」記憶中好像我們都是同時被call來的?學弟默默地想。
        「好啦~掰掰。」報予學弟一個燦笑,也不管對方是否接受,累了一天的學長要先回家休息養身體了。
 
        在更衣間脫下染上味道的白大掛,換上早晨因為寒流穿來的毛料大衣,嚴司帶著包包走出法醫相驗所前往停車處。
 
        銀色跑車風塵僕僕地行駛在市區的道路上,看了下車上顯示時間是晚上八點多,估計大部份的餐廳都接近打烊時刻,嚴司也不打算在冷颼颼的日子多繞其他地方,而是直接往自家開去。
 
 
 
 
        「啊哈!賓果!」早上出門時就有預料鄰居可能又要開派對了,走進家門前就看到放在玄關的箱子,沒有多花時間去找餐廳直接回家的嚴司賭對了一把。
        打開裝了食物的紙箱,除了餐盒外還有一瓶葡萄香檳跟一個透明保鮮盒「哇喔有人過生日嘛~居然有蛋糕耶~」,打開保鮮盒盒扣,黑色的蛋糕發出誘人的光彩躺在盒中。
        「真棒!」瞄一眼判定是巧克力口味後,便將餐盒隨手放在客廳桌上,香檳收入酒櫃中,蛋糕則是安穩的關進冰箱裡,嚴司哼著小調進臥室準備換洗衣褲,愉快地想著待會的悠閒時光要怎麼度過。
 
 
 
 
        客廳桌上擺著食用完畢的餐盒,電視螢幕正播放著外國影集,躺靠在沙發上的人思緒卻開始神遊。
        那蛋糕可以切成兩塊分量,但是一次吃掉也可以而且在外面放了有段時間了吧…晚上吃太多甜食好像會胖…我今天放假被叫去工作是應該犒賞一下自己,決定了!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的嚴司按下遙控器的暫停鍵,立刻起身去把蛋糕拿出來,抓了一支叉子蹭回沙發後便開始對開盒的蛋糕品頭論足起來。
        「鏡面巧克力、蛋糕、慕斯、蛋糕、慕斯、碎餅乾,喔喔喔多層次享受~」
        打算把蛋糕一次吃乾抹淨的嚴司,沒有預料到事件會突然襲來。
 
        快將蛋糕吃到二分之一時,口中除了甜膩外又不斷有口渴感,原本以為只是甜味的誘發,但突然之間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時,嚴司腦中只想到一字『糟』。
        「噁、哈啊、哈啊、哈……」撐著胸口大量吸吐,嚴司趕緊拖著還能動的身體到放置急救箱的櫃子,雖然平常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還是很愛惜自己生命的嚴司當然少不了放救命仙丹在家裡,尤其打著自己是學醫的關係,家中的急救用品比一般家庭多些也沒有什麼好奇怪。
        打開櫃子除了急救箱外還有血壓計、備用乳膠手套及一些寫著英文名稱的各式藥物,準確地拿起寫著『EPI-PEN』的長條盒子,拆開包裝時嚴司覺得自己的手已經冷的不像話了,不需要看使用說明也知道如何使用,蓋子一拿開便直接扎進大腿外側的肌肉內。
        「唔…」過了數分鐘後才慢慢回神的嚴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跌坐在地上,胸口感受到自己的心臟正賣力跳動著,拿掉使用完的腎上腺素筆,覺得身體稍微穩定之後,嚴司的思路冷靜地運作。
 
        ……不是晚餐,不然還沒吃完就會有反應了,是那個蛋糕……隔壁好房東不會把冷藏的東西放外面啊、真是大意了……
 
        「呼…呼……」雖然身體狀態有好一點,但是呼吸還是需要很大的力氣。
        不行啊…家裡沒放這麼多庫存、得叫救兵了。
        嚴司拖著快不像自己的腳勉強移動到客廳椅邊拿起手機,坐在地毯上背靠著椅腳讓自己呼吸順暢點,光是移動就讓自己眼前要黑掉了。
        ──救命啊我的腳沒感覺了──心想這次真的有點完蛋,嚴司沒友多花力氣翻聯絡人,直接撥出上一次通話紀錄的對象。反正不是警界就是醫界的電話,應該沒有那麼容易讓我連到陰陽界吧!記得上一通電話是…
        瀕臨昏迷與清醒之間的嚴司開始胡亂思考,電話倒是嘟了兩次就被很快地接起。
 
        『喂,我虞夏。』
        ──老大──這時候你、您的聲音聽起來有如天籟啊──
        『阿司嗎?有啥事快說。』
        「我在家…過敏發作…呃啊…哈、哈…是蛋糕…」雖然腦中思緒很快,但勉強跟呼吸借來的空隙只有寥寥幾句話。
        對方似乎轉頭跟其他人說了幾句話,遠遠的聲音又回到電話上『救護車很快就到你家,你給我撐著!聽到沒有!』
        我也想啊老大!不要強人所難啊!
        其實沒有氣力回嘴,嚴司放下手機將頭倒進沙發座椅,試圖找回快跑走的意識。
        栽在對蛋糕防備心太低了嘛……
        昏厥前刻,似乎有聽到屋外傳來警笛與救護車的鳴聲。
 
 
 
 
        「狀態穩定下來了,待會大概半小時到一小時間他會醒過來,到時候麻煩按一下護士鈴請護士來,如果觀察到明天都沒有發作的話就可以出院了。」
        「謝謝,辛苦你了。」
        送走醫生後,留下的三人不約而同地望向病床上的友人。
        「啊啊、真沒想到阿司有一天會遇到這種事。」
        「希望這次他可以得到些教訓,每次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
        三人之中有一人默默不語,但是眉頭卻是最緊鎖的一個。
        「你們先回去吧,我來顧就好。」
        「欸、這樣好嗎?」楊德丞問。
        「沒關係的,我明天是休假,你們明天都還要忙吧。」一個忙顧餐廳,一個忙顧犯人。
        「我有留人顧著外面,這次的事件是衝著阿司來的,你也注意點。」虞夏道。
        簡單告別後,病房只餘下黎子泓與病床上的嚴司。
 
 
 
 
        「唔……」似乎把自己登峰造極的人生跑馬燈走完一遍了,嚴司微微睜開眼就看到蒼白大亮的天花板,不用多想也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你醒了。」
        太過熟悉的聲音讓本來還想閉目養神的嚴司瞪大雙眼看向一旁的……前室友。
        對方無視他的驚詫,逕自按了護士鈴,等待值班護士檢查完畢,才緩緩開口。
        「現在兩點十分了,你要躺一下嗎?」
        「喔、不用。」開口才發現聲音有點無力且沙啞,是說現在這個狀況我也睡不太下去。
        拿起自己帶來放在一旁桌上的保溫瓶遞給床上的人,黎子泓在對方喝水潤喉時順便把目前進度簡單說明「剛剛玖深傳訊息給我,他說是餅乾中摻有過敏物質,有人特意製作這份蛋糕放到你家,並且對你的調查可以說是十分徹底,現在針對附近監視器做調查,明天你出院再去找虞警官做個筆錄。」
        「噢……。」跟自己的猜測差不多,只是調查詳細什麼的也太變態了,我的仇人怎麼都這麼愛我?還做蛋糕?「欸對了,老大呢?」記得自己明明是打給他了,怎麼會換成……前室友。
        「……你打給他時我正巧在旁邊,我也順便打給德丞,一小時前我讓他們先回去了。」
        「原來是這樣啊……。」
        一陣靜默。
        這次大檢察官要發火了吧、前面這麼冷靜的對話實在有點恐怖……嚴司深覺這次小命難保。
        輕嘆一口氣,黎子泓上前握著病床的床欄,直視對方眼睛認真地開口「你有打算什麼時候跟我說嗎。」
        從有交情以來就知道這個人很多事都不會跟你說開,但是有些情況他希望自己是瞭解嚴司最多的人,就算無法摸透這個人所有心思,但好歹自己也被承認是嚴司身邊最親近的人。
        他不想要什麼都不知道就看到對方躺在醫院奄奄一息。
        「那個……結婚之後?」有人說過婚後才能坦承一切?在那之前要有完美的假象?
        他看到大檢察官低下頭整個臉黑,並且背景有颳冷風之勢。嚴司心想這下抬起頭後不是拿出世界地圖燦笑問他想在哪裡結婚自己選,而是拿出大台中地圖冷笑問他想被種在哪裡自己選。
        沒有做出拿地圖這種奇怪舉動,黎子泓抬起臉平淡地說「你以為你是病患我就不敢掐你嗎。」
        「對不起我錯了。」一秒。
        說實在話兩人認識的時間太久了,很多恩怨情仇故事也都放過去了,現在除了工作上的合作,私底下是友人類家人般的關係,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該關切什麼該無視也都很清楚,只是有時候的小傷害會有點裂與痛。
        尤其嚴司又是一個很多心事參不透的人。
        「這下子知道我這秘密的人要增多了啊。」警方、醫界,不會連媒體都有播吧!?法醫在家遭下毒之類的……
        「會適度壓下。」
        嚴司瞇眼笑了下說「你會保護我吧。」
        沒有預期友人會說這種示弱的話,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黎子泓張了張嘴又閉上。
        「……你知道我會怎麼做。」不做正面回應,只是看向露出睏意的友人,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切掉燈讓空間暗下,寂靜的病房只有呼吸聲存在,傷痛會好,裂縫也可以補起來,只要你我都好好活著,沒有什麼會打斷我們的連結。
 
 

 
Fin.
 
 



 
/後記/

文中的EPI-PEN(Epinephrine autoinjector)是腎上腺素筆,據說國外比較常見,有食物過敏者可隨身攜帶,或是在山上容易遇虎頭蜂等有過敏性危險的人可以用,但臺灣比較少見。

阿司怎麼說呢,過敏原就是味精吧!?比較常見,不然就是某種調味料過敏,反正不會提到那我也不亂猜XD
本來我生日那時就要打好了,結果一拖再拖(果然不適合寫作),下次想要寫H了啦()或是小阿因跟小臨玥的青梅竹馬故事,小阿因太萌了(鼻血)(有變態)
近期把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追到連載了,卷島喔喔喔喔(心動不已(?
動畫進行中//
 
歡迎留下意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